<wbr id="dsd00"></wbr>
    <sub id="dsd00"><listing id="dsd00"></listing></sub>
    <sub id="dsd00"><listing id="dsd00"></listing></sub>
      <form id="dsd00"></form>
    1. <wbr id="dsd00"><legend id="dsd00"></legend></wbr>
      <sub id="dsd00"><listing id="dsd00"></listing></sub>

        1. <sub id="dsd00"></sub>
          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粵(2022)0000007
          當前位置:首頁 > 佛學研究 > 禪宗研究 > 正文
          聯系我們
          電話:020-81089169
          傳真:020-81089169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光孝路109號
          郵編:510180
          官方微信:掃描下方二維碼
          二維碼圖片140*140

          《壇經講座》連載十一:付囑品第十

          發布時間: 2018-03-15 10:55:28   作者:賈題韜   來源: 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付囑品第十

           

          這是《壇經》最后一品,里涉及到禪宗內部的一些法數,很重要。你要出世,要在世間度化眾生,沒有相應的本領手段是不行的。六祖大師在這一品中所談到的法,既是宗門內的家法,對學禪者起到教材的作用。更是對外應機接機的方便。六祖是把世間法相吃透了的。對分別思維那一套了如指掌,懂得了六祖所說的這些法,你自己對內對外就有了一個準則,就不會是外行了。以后的禪宗內五家七宗雖各有各的綱宗,但都不能超出六祖在這一品中所說到的那些范疇。

          另外,在佛教內,特別是禪宗內,祖師臨終,都有付囑——對弟子們有一定的交待,里面很有一些要抉擇的問題。在這里我們應好好地研究一下。

           

          對法與禪宗的綱宗

           

          師一日喚門人法海、志誠、法達、神會、智常、智通、志徹、志道、法珍、法如等,曰:“汝等不同余人,吾滅度后,各為一方師,吾今教汝說法不失本宗。先須舉三科法門,動用三十六對,出沒即離兩邊;說一切法,莫離自性。忽有人問汝法,出語盡雙,皆取對法,來去相因。究竟二法盡除,更無去處。

          三科法門者,陰、界、入也。陰是五陰:色受想行識是也。入是十二入,外六塵:;色聲香味觸法;內六門:眼耳鼻舌身意是也。界是十八界:六塵、六門、六識是也。自性能含萬法,名含藏識;若起思量,即是轉識。生六識,出六門,見六塵,如是一十八界,皆從自性起用。自性若邪,起十八邪;自性若正,起十八正。若惡用即眾生用,善用即佛用。用由何等?由自性有。

          對法外境,無情五對:天與地對,日與月對,明與暗對,陰與陽對,水與火對,此是五對也。法相語言十二對:語與法對,有與無對,有色與無色對,有相與無相對,有漏與無漏對,色與空對,動與靜對,清與濁對,凡與圣對,僧與俗對,老與少對,大與小對,此是十二對也。自性起用十九對:長與短對,邪與正對,癡與慧對,愚與智對,亂與定對,慈與毒對,戒與非對,直與曲對,實與虛對,險與平對,煩惱與菩提對,常與無常對,悲與害對,喜與嗔對,舍與慳對,進與退對,生與滅對,法身與色身對,化身與報身對,此是十九對也。師言:此三十六對法,若解用,即道貫一切經法,出入即離兩邊,自性動用,共人言語,外于相離相,內于空離空。若全著相,即長邪見,若全執空,即長無明。執空之人有謗經。直言不用文字,既云不用文字,人亦不合語言,只此語言,便是文字之相;又云直道不立文字,即此“不立”兩字,亦是文字;見人所說,便即謗他言著文字;汝等須知自迷猶可,又謗佛經,不要謗經,罪障無數。若著相于外,而作法求真,或廣立道場,說有無之過患,如是之人,累劫不可見性,但聽依法修行。又莫百物不思,而于道性窒礙。若聽說不修,令人反生邪念。但依法修行無住相布施。汝等若悟,依此說,依此用,依此行,依此作,即不失本宗。

          若有人問汝義,問有,將無對;問無,將有對;問凡,以圣對;問圣,以凡對;二道相因,生中道義。如一問一對,余問一依此作,即不失理也。設有人問何名為暗?答云:明是因,暗是緣,明沒則暗,以明顯暗;以暗顯明,來去相因,成中道義。余問悉皆如此。汝等于后傳法,依此轉相教授,勿失宗旨。

           

          禪宗是佛教內的一個宗派,佛教的思想體系,就是禪宗的思想體系,全部佛教都是禪宗的基礎。如果說禪宗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也只是在方法上和佛教內的其他宗派有所不同而己,最根本的目的和理論基礎是完全一致的。

          你看,六祖在這一品中,就向大家介紹三科二十六對,這些本來就是教下的,不過六祖根據禪宗的特點而加以歸納,作為自己的教學綱領。三科就是五陰、六入、十八界。我們在前面已經講過,這里不妨再結合著談一談。五陰就是五蘊,說簡單點就是心和物,就是物質的肉體和我們的精神——心,在五蘊中,心被分為受想行識這四部份,為什么要分得如此之細呢?因為每一蘊的功能不同,各有各的認識對象。人在環境中生存,每時每刻都面對著自己的環境,沒有這個環境就沒有心,沒有這個心也就沒有相應的環境了。

          心的作用,首先是有感受,也就是因為外緣的刺激而引起心內的感受,也才有所謂的心理活動。感受之后就要想,就要對所感受的東西加以整理、歸納。行是什么呢?簡單地說行就是行動。外來的剌激引起了思想的活動,有了認識,接下來就是行動。識又是什么呢?識具有了別的功能,就是對外境、對受想行識都有再認識、再歸納、再整理的作用,對內對外起到領導的作用。

          五蘊就會成了這么幾個方面。你看,這個還是“因緣所生法”,所以我們說:“五蘊皆空”。若從另一個角度來分,就成了眼耳鼻舌身意六種,又叫六根,也叫六門。與這六個相對應的就是色聲香味觸法,又叫六塵,也叫六入。六根與六入相互發生作用,加在一起就是十二處。六根、六塵相互作用產生六識。從簡單的眼界、色界到眼識界,再從耳界、聲界到耳識界,乃至意界、法界到意識界,總共十八界。人生宇宙、萬事萬物都不出這十八界。為什么叫界呢?界就是領域,就是界線,它們各處于自己的領域界線之內而不產生混亂。如顏色和眼睛是一對,它不可能和耳朵連在一起,眼睛是聽不到聲音、嗅不到氣味、摸不到軟硬冷暖的,這些功能不能混亂。因為有其它相應的根和識。所以宇宙萬物盡管復雜,但它并不混亂,因而才有因果,才能建立穩定的認識世界。

          六祖為什么要在這里大談這些內容呢?我想六祖是有其用意的。因為禪宗講“直指人心,見性成佛”,這看來很簡單,又不立文字,書也不必看。這對自己,你有那個因緣,你開悟了,這個路子當然對。但如果要給眾生說法呢?太簡單了不行。如同現代有的人學祖師,任何人來請教,他都不開腔,什么都不說,那怎么行。要度眾生,總得有相應的手段,自己對佛教的法相也不能是外行,不然怎么能算是佛教呢?所以,作為一個佛教徒,四諦、十二因緣、八正道、五蘊、六根六塵十八界、六度萬行這一類基本知識是應該知道的。而作為一個法師或禪師,更應對此有深入的研究,你才能給眾生說法,也才能度人?,F在講法相的人講“諦、緣、度、蘊、處、界”,這是法相的總綱,諦、緣、度是佛教修行的總綱,而蘊、處、界 則是對宇宙現象總的分類。把這六個字的原理弄通了,那么,整個佛教的綱領也就抓住了。以后不論你學禪宗、天臺、華嚴、唯識、凈土,哪怕密宗,才有基礎,也才能深入,不懂這些,那么你對佛教內的任何宗派都沒有入場券。

          對那些學習禪宗的人而言,僅僅知道什么“心外無佛”“即心即佛”“直指人心”是絕對談不上了事的,而且是危險的。你必須學習佛教的基礎理論,了解佛教的思想體系后,才能選擇某一宗派進行專修。你若對禪宗感興趣,還是得屈尊就駕,先學習基礎知識,再拜一位老師指導才行。而對于禪宗內的師家而言,就必須精熟這一切,而且要具備使用六祖這“二十六對法”的功底,不然盲棒瞎喝一氣,成何體統。

          “動用三十六對”是六祖的說法,當然還可以更加精確和詳細地分下去,百對,千對,萬對都可以。你把古人做的律詩統計一下,里面的對子就更多了。六祖在這里把三十六對提出來,作為一個綱領交給弟子,以后禪宗內各宗各派都有自己傳法的方式和系統,都是發源于此。溈仰、臨濟、曹洞、云門、法眼這五宗,各有各的教育方式和傳法方式,他們稱之為“綱宗”。綱宗是極難講的,在宗門內的爭論歷來就很大,更不用說教下了。不講吧,不行;講吧,各類綱宗的用語都非常曖昧,如同道家的丹經一樣,要想得到確切的道理是不容易的。 這是我們要把禪宗思想和體系提高到一定的學術地位上去而必須努力的大課題。好在六祖這三十六對很平實易懂,這是各家綱宗之源,懂了六祖這三十六對,對以后深入禪宗各大宗派的設施就有了本錢。下面我們看看對法。

          有東就有西,有南就有北,有此就有彼。世界上一切法都是相對而存在,都是相反相成。六祖說“此三十六對法,若解用即道貫一切經法,出入即離兩邊?!?/span>"我們在修行中自我觀照也好,為他人宣傳佛法教義也好,都應懂得對法的原理,若不懂,就會落在一頭,惹出笑話。所以要:“出語盡雙”“來去相因”。人們的認識活動,總是被局限在這樣一個狹隘的空間之中,康德那個著名“二律背反”,就指出了其中的要害。宇宙有沒有始終呢?如果認識從沒有上論證,就會確證其沒有始終:如果從有上論證,就會確證其有始終。人的認識是有 限的,是正確的肯定判斷;人的認識是無限的,同樣是正確的肯定判斷,而且都可以證明。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哲學家在這上面翻來復去,但總超不出這個“對法”。但禪宗下手處不同,它要求你要“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就要離開這個“兩邊”。要知道,思想和認識離開了對立就無法展開。學禪宗的人天天在批評“分別思維”,但不知道這種“批評”,實質上仍沒有離開這個“兩邊”,一邊是“分別思維”,一邊是否定分別思維。所以僅僅在思想上、語言上“出沒即離兩邊”是不夠的;因為我們的自性、佛性這個道本來就不在這個“兩邊”,而又包括了這“兩邊”。

          六祖這里的“出沒即離兩邊”“出語盡雙”“來去相因”,是見道后本體的自發作用。是認識的最高作用,它對人對事,自然而然地處于“兩邊三際斷”的作用中。你執著于東,給你說西,你執著于有,就給你說空;你執著于穢,就給你說凈;你執著于過去,就給你說現在;你執著于無常,就給你說常,你執著于煩惱,就給你說菩提。反過來也一樣,總要使人回頭,要使人從所執迷的境中解脫出來。這樣,“二道相因,生中道義”,你才可能開悟,可能見道。下面舉幾個例子,其實這類例子前面己經有了,但不妨再舉。

          有人問趙州狗子有沒有佛性,趙州說沒有,那個人不服,說:“佛說一切眾生都有佛性,你為什么說這條狗就沒有呢?”趙州說:“因為它有業識在嘛?!蹦銏讨谝贿?,一團業識,有無佛性對你自己有何相干呢?另一個人也問趙州狗子有沒有佛性,趙州這次卻回答有。那個人問,“狗既然有佛性,它怎么會變狗而不變人呢?”趙州說:“那是因為明知故犯??!”你執著于有,趙州就說無,你執著于無,趙州就說有。所以,法是活的,因人而異,沒有什么現成的真理讓你死記硬背。禪宗是怎樣使用對法的呢?禪宗內有一行活就是“殺活縱奪”,你執著于活,就用殺接你,你執著于殺,就用活接你;你執著于奪,就用縱接你,你執著于縱,就用奪接你,下面看臨濟大師的開示:

          有時奪人不奪境,

          有時奪境不奪人。

          有時人境兩俱奪,

          有時人境俱不奪。

          在《五燈會元》中,這類例子很多。如有人問德山如何是佛,德山回答說:“佛是西天老比丘?!狈鹗鞘?,但老比丘卻是凡。洞山設了一問:“萬里無寸草處作么生去?”很久沒有人回答得了,石霜慶緒聽到后,回答說:“出門就是草?!比匀皇且苑矊κ?。有人問趙州:“如何是祖師西來意?”趙州說:“庭前柏樹子?!蹦侨苏f:“和尚莫以境示人?!壁w州說:“我不將境示人?!比匀挥玫氖菍Ψ?。有個和尚問百丈:“如何是佛?”百丈說:“你又是誰呢?”投子大同參翠微時問:“二祖見達摩時有何所得呢?”翠微反問:“你今天見我時又得到什么呢?”等等等等,例子可多了,盡是對法,全是接人對機時的妙語。所以學禪宗的人要細心,千萬不要錯過機會,我們不提倡空心凈坐,念頭任它在心中自生自滅,但是就在這無窮盡生滅之中,你想過對法的妙用嗎,或許在那一念閃動之時,好消息就來了。這里還須強調一下,你真的到了那個境界,有所悟入的時候,有煩惱固然不對,但心里若還有個佛也是不對的。真正徹悟之時,一切法空,煩惱沒有,佛也沒有。有個人問云門大師如何是佛,云門的回答很可怕,他怎么回答的呢?他說“干屎撅!”你若達不到凡圣全掃的境界,心里還有個佛,這個佛就成了你的障礙,就成了放在心里的干屎撅。大慧杲為亡僧下火時有個偈子很好:

          山下麥黃蠶己斷,一隊死人送活漢。

          活人渾似鐵金剛,打入洪爐再鍛煉。

          在這里,死人是活的,活人是死的。上面曾舉過的“無情說法”,和那些“枯木龍吟”“骷髏眨眼”“泥牛入?!薄笆鹞琛钡鹊?,全是這一類例子。平時讀公案,碰到這些簡直不知所云,但如果你明白了六祖大師“對法”的道理,看到這類公案就會會心一笑了。一般人看問題停留在低層次上,俗話說“非類勿比”。說西東、死活、長短等就合乎邏輯,能理解。但層次一高,超出了這個層次,超出了這個邏輯,一般人自然就茫然了。下面再看禪宗祖師們常引的那個“法身偈”。

          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

          人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

           

          這里的“比”超越了常規的“類”,更使人摸不著魂頭。為什么呢?本來最高處的道理是不可說的,一但說出來,就不是最高的了,就落在了相對的“二”中,不是“不二”了。對法的妙處,一是指出你的片面和局限。第二,也就是向你提持最高的那個東西。所以祖師們的答話,必須具備這種作略。

          有一次,趙州在對眾說法,他的一個徒弟來搗蛋,說:“老和尚,聽說佛是不違眾生愿的,有沒有這回事???”趙州說:“是有這回事?!蓖降苷f:“我太喜歡你老人家的那根拄杖了,那你送我吧?”趙州說:“君子不奪人之好?!蓖降苷f:“既然佛不違眾生愿,你為什么舍不得這根拄杖呢?”趙州說:“我也沒有說過我是佛嘛,為什么要給你呢?你若是君子,就不能奪人之好??!”這里,你再看六祖大師對“黃梅意旨什么人得”的回答,才明白了“我不會佛法”的含義,不然,你就會陷在麻煩中。

          這里再補充一點,《中論》在開篇時有一個偈子非常重要:“不生也不滅,不斷也不常,不一也不異,不來也不去?!边@里,沒有絕對的相同,也沒有絕對的相異。生滅、斷常、一異、來去都是相對的概念,都有相反的意義?!吨姓摗酚终f“能說是因緣,諸法因緣生,善滅諸戲論?!痹鯓硬拍苷f明這個道理呢?那就只有用緣起來說明。而“戲論”,則違背了緣起法的道理。我們說“一”,你在哪兒能找到這個“一”呢?離開二、 三……,你找得到這個“一”嗎?所以這個“一”不是單純的、 獨立的,它必然處在眾多的數中才能成立。所以生滅,斷常,一異,來去,彼此間都是相反相成的,誰也離不開誰,把這個道理推演到萬法之中,就是緣起法,只有在緣起之中,你才能 見真實。所以六祖反復強調,要:“依此說,依此用,依此行,依此作,即不失本宗”,“汝等于后傳法,依此轉相教授,勿失宗旨”?!案秶谄贰崩锪娓恫毷裁茨??就是這個“對法”,大家學習時一定要注意。

           

           

          面臨生死時的自由

           

          師于太極元年壬子,延和七月,命門人往新州國恩寺建塔,仍令促工,次年夏末落成。七月一日,集徒眾曰:“吾至八月,欲離世間,汝等有疑,平須相問,為汝破疑,令汝迷盡。吾若去后,無人教汝?!狈ê5嚷?,悉皆涕泣。惟有神會,神情不動,亦無涕泣。師云:“神會小師,卻得善不善等,毀譽不動,哀樂不生,余者不得。數年山中,竟修何道?汝今悲泣,為憂阿誰?若憂吾不知去處,吾自知去處;吾若不知去處,終不預報于汝。汝等悲泣,蓋為不知吾去處,若知吾去處,即不合悲泣。法性本無生滅去來,汝等盡坐,吾與汝說一偈,名曰真假動靜偈,汝等誦取此偈,與吾意同。依此修行,不失宗旨?!北娚鞫Y,請師作偈。偈曰:

          一切無有真,不以見于真,

          若見于真者,是見盡非真。

          若能自有真,離假即心真,

          自心不離假,無真何處真?

          有情即解動,無情即不動,

          若修不動行,同無情不動。

          若覓真不動,動上有不動,

          不動是不動,無情無佛種。

          能善分別相,第一義不動,

          但作如此見,即是真如用。

          報諸學道人,努力須用意,

          莫于大乘門,卻執生死智。

          若言下相應,即共論佛義,

          若實不相應,合掌令歡喜。

          此宗本無諍,諍即失道意,

          執逆諍法門,自性入生死。

           

          時徒眾聞說偈已,普皆作禮,并體師意,各各攝心,依法修行,更不敢諍,乃知大師不久住世。法海上座再拜問曰:“和尚入滅之后,衣法當付何人?”師曰:“吾于大梵寺說法,以至于今,抄錄流行,目曰:《法寶壇經》。汝等守護,遞相傳授,度諸群生,但依此說,是名正法。今為汝等說法,不付其衣。蓋為汝等信根淳熟,決定無疑,堪任大事。然據先祖達摩大師付授偈意,衣不合傳?!辟试唬?/span>

          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

          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

          師復曰:“諸善知識,汝等各各凈心,聽吾說法。若欲成就種智,須達一相三昧,一行三昧。若于一切處而不住相,于彼相中不生憎愛,亦無取舍,不念利益成壞等事,安閑恬靜,虛融潘泊,此名一相三昧。若于一切處,行住坐臥,純一直心,不動道場,真成凈土,此名一行三昧。若人具二三昧,如地有種,含藏長養,成熟其實。一相一行,亦復如是。我今說法,猶如時雨,普潤大地。汝等佛性,譬諸種子,遇茲沾洽,悉皆發生。承吾旨者,決獲菩提,依吾行者,定證妙果。聽吾偈曰:

          心地含諸種,普雨悉皆萌。

          頓悟華情己,菩提呆自成。

          師說偈已,曰:“其法無二,其心亦然,其道清凈,亦無諸相。汝等慎勿觀靜,及空其心。此心本凈,無可取舍,各自努力,隨緣好去?!睜枙r徒眾,作禮而退。

           

          熟悉《景德傳燈錄》,《五燈會元》的人都知道,祖師要圓寂了,總在事前要先給弟子們打個招呼,一方面大家有個準備:二是讓那些有疑的趕快來問,這的確是對眾生負責的表現;第二是,老和尚修行了那么多年,指說是開悟了,見了道了,解脫于生死了,是不是真有其事呢?中國人有“蓋棺論定”的習慣,你當了祖師,了了生死,總要拿點憑據給大家看看嘛。所以,盡管禪宗不提倡神通,但臨終之時,那些祖師們總要表現點自由于生死的節目給大家看看,增強弟子們的信心,讓他們知道,這個事是真的,不是假的。

          六祖大師這里就是現身說法,他在一年前就準備圓寂了,讓弟子們把靈塔建好。然后又提前一個月說他某天某時要走,在生死中沒有得到自由的人,做得到這點嗎?何況,六祖也沒有得什么病,在這一品可以看到,他老人家頭腦清醒得很,與平常沒有兩樣。有的人會說,既然得了道,怎么不活過幾百歲呢?怎么不長住于世間呢?說這種話的是外行,決不是佛教徒。要知道,不生不滅就在這個生死之中??!離開了這個生死,你是找不到什么涅槃的。佛住世八十年還要涅槃,何況其他,想長生不老就是邪見,是貪欲!六祖在生死中得了自在的,所以才敢說:“吾自知去處,吾若不知去處,終不預報于汝?!睕]有把握,是要鬧笑話的。下面我們舉幾則祖師們圓寂時的公案,大家看看,里面能說明什么問題呢?      

          馬祖有個弟子叫鄧隱峰,住在五臺山。他圓寂時對弟子們說:“諸方大德圓寂,有的坐著,有的睡著,大家都看見過。你們中看到過站著圓寂的嗎?”弟子們說:“雖然站著圓寂的不多見,但還是看見過?!编囯[峰又問:“那你看見過倒立著圓寂的嗎?”弟子們說:“這太稀奇了,沒有看見過?!编囯[峰于是就表演了一個倒立,弟子們以為他瘋病發了,去拉他,誰知他已經圓寂了。更奇怪的是,他身上穿的僧袍仍然貼身,并沒有翻下來。這一下把整個五臺山都轟動了。鄧隱峰有個妹妹是五臺山的比丘尼,聽到消息后趕來一看,不滿意地說:“你這位老兄啊,生前不遵循律儀,死了還更惑眾嗎?”于是用手一推,鄧隱峰才倒了下來。這是一例,再看:

          宋代汾陽善昭與龍德府的府尹是朋友,這位朋友請他到所管轄的承天寺來任住持。派人請了二次,汾陽昭都謝絕了。去請的人沒有完成任務,受到府尹的嚴厲處罰,再派他去請,如果再請不來,派去的人就得掉腦袋。這個人很害怕,把情況給汾陽昭說了,跪著不起來,求汾陽昭救命,汾陽昭說:“好,我去?!庇谑窃O素筵招待他,正吃著,汾陽昭把筷子一放,說:“我先走一步了?!贝蠹乙豢?,這個老和尚就這么圓寂了。當然,他那個當府尹的朋友聽到后非常后悔。這樣的例子很多,但最奇怪的是洞山良價禪師。

          洞山也是預先通知大家某年某月某日他要圓寂,圓寂時做的那個辭世偈就極好:

          學者恒沙無一悟,過在尋他舌頭路。

          欲得忘形混蹤跡,努力殷勤虛空步。

           

          偈子做完了,從從容容地剃發、沐浴、披衣,再向大家告別,于是就坐化了。但弟子們舍不得他,哭聲震天,并且從早哭到晚,一直哭到第二天。這時,洞山忽然睜開眼睛,批評他們說:“你們這樣像出家修行的人嗎!真正修行的人是哀樂不入,心不附物。你們這樣勞生惜死,真是太癡愚了?!庇谑欠愿缽R上辦“愚癡齋”,大家舍不得,過了七天才把齋辦好。洞山與大家一起把齋吃完了,說:“出家的人就是無事的人啊,到了臨終出行的時候,千萬不要哭鬧?!闭f完,回到方丈,長坐而去。你看,這是多大的本事,決不是一般夸夸其談的人做得到。這些公案,告訴我們什么呢?

          第一,既是學佛,就必須知道三世因果,知道萬法皆空的道理,要相信真有解脫之道。佛法不是一般的知識和學問,你也不要僅停留在知識和學問上,修行修行,那要放在自己的性命上修行,要得受用。平常沒有受用,到最后時,你能有這個力量嗎?要知道,祖師們的這些本事,只是在最后那一著時才表演給大家看一下,實際上功夫早就有了,只是怕引起應大家的妄念,隱而不露罷了。這個功夫從哪兒來的呢?有其果必有其因。六祖大師在下面指出了你用功的方法。

          六祖說“若欲成就種智,須達一相三昧、一行三昧?!币恍腥猎谇懊婕航浾勥^一些,這里結合一相三昧再談一下。一般人的智慧只是世間的聰明伶俐而已。你若證了空性,證了萬法皆空的道理,就得了一切智,又叫根本智。有了根本智,你就得到了解脫。一切種智又叫一切智智。只有佛才具有,也就是不僅能洞悉萬法的共相,而且通窮盡一切事物的差別相。一相三昧就是在性空這個問題上得定,得決定見,不論善惡、美丑、因果、凡圣、生死、煩惱菩提等等,你都能“無取無舍”,“不生愛憎”,也就是做到不住色生心,不住聲香味觸法生心,這樣,你就實踐了一相三昧。一相三昧是在念頭上,而一行三昧則重在行為上,你一相三昧到家了,一行三昧也做到了,它們同體而異名。你平時若在這上面用功,久而久之,你的身體生理就會發生一些變化,這并不是很神奇的事。新陳代謝的秘奧一般人不明白,新陳代謝就是生死,不過不那么明顯。一睡一醒之中也有生死,念頭的生滅也是生死。只不過這些大家是熟視無睹,認為只有放進棺木才是死。我們平常的覺性都被種種雜念、煩惱遮障了,自己不認識自己,如果你照六祖所說的,達到了一行三昧和一相三昧,進而明心見性,你的那個身體的變化就大了。你的覺性,才會從濁亂的煩惱、雜念中澄清出來,這樣,對生死,對三世因果就會看得清清楚楚,并且可以在自己的身體、業命中獲得自由。

          有幾位同學多次問到丹道的問題,本來這里是不講丹道的地方,不過接著上面的話題我提示一下。什么丹呢?丹道家認為,修行若要達到不死,不去外面胡亂投胎,就得預先自己給自己準備個胎胞,到了一定的時候,讓自己的神識進入這個丹里,就不死了。許多講丹道的人連這點都不明白,結丹干什么呢?弄個皮球來好玩嗎?人是要死的,死了要投胎, 要繼續活下去,但這個軀殼卻不聽使喚了,壞了,怎么辦呢?有了丹就不怕了,神識在丹里面,你就得到了再生之機,而且就是自己生自己,不要受牛胎馬腹之苦了。

          結丹的道理又何在呢?人身都有陰陽二氣流轉不息,陰陽二氣不轉了,就成了死人。要結丹,就得把自己的陰陽二氣調好。丹道家認為,陰陽二氣是經常見面的,也與父母交合的道理一樣要結胎。但你不能使喚自己的陰陽二氣,所以就結不了丹,你若能使喚它們,讓它們交合成功,丹也就成了。陰陽二氣交合不在多,只一次就可以結丹了。有的人講今天一個周天,明天一個周天,簡直一鬧笑話,你那點陽氣,就這樣折騰消耗了,還結什么丹!陰陽二氣有自己運行的規律,它是自己運動流轉的,你若把住了火候,丹就結成了。另外,結了丹你自己會知道,肚子里的確有個東西,而且身體也會起變化,飯量會少,睡眠也會少,但精神越來越好,心情也越來越好。陰陽二氣交合的感受是非常美的,超過人間的一切享樂的感受,真是舒服無比,全身任何地方都在歡喜。結丹后你隨時都可以讓陰陽二氣交合而養丹氣。張三豐的大道歌說:“百日歸一見笑顏,看準陰陽往上翻。即見黃婆為媒娉,嬰兒姹女兩團圓。笑不禁,誰能言,渾身上下氣沖天。丹田直上泥丸頂,降下重樓落丹田。頃刻間,水火既濟通宵眠,百日歸老返童顏”。真的有這一套學問??!抗日戰爭時期我在成都認識的趙升橋老先生就是這方面的通家,他老人家是一位蔑匠,那個功夫真是少見。

          禪宗是不講丹道的,只講明心見性。性卻不是修煉而成的,而丹則必須自己陰陽交合而成。佛家對丹道的看法是,那僅是一種方式,可以多活幾年而已,丹也終究要壞的,道家那套方式是得不到究竟的,因為丹也是因緣所生的??!即使活上千年、萬年,必然有壞的那天。而禪宗認為我們的這個性是本來就有的,用不著你去修,天地形成之前它就有了,天地壞了它仍然存在。所以學禪宗用不著去結丹,只叫你明心見性。見性之后,身上的一切氣都可以集中起來。對此,佛教不叫丹,也不叫陽神,而有一個名字叫意生身,意生身同樣有丹和陽神的作用。但意生身也離不開性,空了就不壞了,有就非壞不可。徹底空就徹底不壞,沒有什么力量能毀壞它。什么是金剛?空就是金剛。意生身是全體的空,所以不壞。道家的基礎不是建立在空上,出陽神與意生身似乎有點類似,但本質是不同的。禪宗叫你明心見性,見性之后則萬法俱具,怕就怕不能見性。一旦見性,千萬億化身憑空而出。出陽神與細胞分裂相似,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也能有所變化,但畢竟不能與見性相比。在這個意義上說,禪宗那些來去自由的祖師們,不必說得了菩薩、羅漢果,最起碼的也是成就了意生身。如果是證了羅漢或初地,哪怕是得了意生身,你還會稀奇那些丹嗎?

          丹道的祖師張紫陽,在其《悟真篇》里講金丹,講性命雙修。內篇講金丹,外篇講明心見性。他講金丹時贊嘆金丹如何如何殊勝,但到了最后說一句話,“性功不徹,命功不圓”。光修命不修性是得不到圓滿的。到了最后,性就是命,命就是性。要知道,道家的丹道理論和實踐,真正發展成熟是在宋元時代,那時在國內是禪宗的一統天下。儒家要向禪宗學習和吸取養料,道家同樣在向禪宗學習、吸取營養。吸取的是什么呢?就是明心見性。如果大家有興趣看丹經就可以知道,宋元明清的丹經,幾乎沒有不談禪的,幾乎沒有不講明心見性的,只不過換成了道家的術語而己,同時你可以看到,他們講金丹是很精彩,但講明心見性,這套功夫就遠遠不如禪宗內的祖師了。這也許叫隔了行吧。要知道,道家盡管批評禪宗“修性不修命”,但對禪宗的明心見性都非常留心。而禪宗呢,也不是沒有談到胎,馬祖就說過“著衣吃飯,長養圣胎”,明心見性就是結胎,圓悟克勤給他的弟子說:“胎要養得熟,死后得意生身,天上人間任你住去?!倍U宗內雖然有些地方講圣胎,不過是對明心見性的借喻,學佛就學佛,不要把自己修行的路弄死了。   

           

          禪宗的法統和力量

           

          大師七月八日,忽謂門人曰:“吾欲歸新州,汝等速理舟楫?!贝蟊姲Я羯鯃?。師曰:“諸佛出現,猶示涅槃,有來必去,理亦常然。吾此形骸,歸必有所?!北娫唬骸皫煆拇巳?,早晚可回?”師曰:“葉落歸根,來時無口?!庇謫栐唬骸罢ㄑ鄄?, 傳付何人?”師曰:“有道者得,無心者通?!庇謫枺骸昂竽须y否?”師曰:“吾滅后五六年,當有一人來取吾首。聽吾記曰:‘頭上養親,口里須餐,遇滿之難,楊柳為官?!庇衷疲骸拔崛テ呤?,有二菩薩從東方來,一出家,一在家,同時興化,建立吾宗,締緝伽藍,昌隆法嗣?!眴栐唬骸拔粗獜纳戏鹱鎽F已來,傳授幾代?愿垂開示?!睅熢疲骸肮欧饝?,已無數量,不可計也。今以七佛為始,過去莊嚴劫,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浮佛,今賢劫拘留孫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釋迦文佛,是為七佛。釋迦文佛首傳摩訶迦葉尊者,第二、阿難尊者,第二、商那和修尊者,第四、優波毱多尊者,第五、提多迦尊者,第六、彌遮迦尊者,第七、婆須蜜多尊者,第八、佛馱難提尊者,第九、伏馱蜜多尊者,第十、脅尊者,十一、富那夜奢尊者,十二、 馬鳴大士,十三、迦毗摩羅尊者,十四、龍樹大士,十五、迦那提婆尊者,十六、羅睺羅多尊者,十七、僧伽難提尊者,十八、 伽耶舍多尊者,十九、鳩摩羅多尊者,二十、阇耶多尊者,二十一、婆修盤頭尊者,二十二、摩拏羅尊者,二十三、鶴勒那尊者,二十四、師子尊者,二十五、婆舍斯多尊者,二十六、不如蜜多尊者,二十七、般若多羅尊者,二十八、菩提達摩尊者,二十九、慧可大師,三十、僧璨大師,三十一、道信大師,三十二、弘忍大師,惠能是為三十三祖。從上諸祖,各有稟承,汝等向后,遞代流傳,毋令乖誤?!?/span>

          大師先天二年葵丑歲,八月初三日于國恩寺齋罷,謂諸徒眾曰:“汝等各依位坐,吾與汝別?!狈ê0籽裕骸昂蜕辛艉谓谭?,令后代迷人得見佛性?”師言:“汝等諦聽,后代迷人,若識眾生,即是佛性;若不識眾生,萬劫覓佛難逢。吾今教汝識自心眾生,見自心佛性。欲求見佛,但識眾生,只為眾生迷佛,非是佛迷眾生。自性若悟,眾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眾生。自性平等,眾生是佛;自性邪險,佛是眾生。汝等心若險曲,即佛在眾生中;一念平直,即是眾生成佛。我心自有佛,自佛是真佛,自若無佛心,何處求真佛?汝等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無一物而能建立,皆是本心生萬種法。故經云: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吾今留一偈,與汝等別,名自性真佛偈。后代之人識此偈意,自見本心,自成佛道?!辟试唬?/span>

          真如自性是真佛,邪見三毒是魔王。

          邪迷之時魔在舍,正見之時佛在堂。

          性中邪見三毒生,即是魔王來住舍。

          正見自除三毒心,魔變成佛真無假。

          法身報身及化身,三身本來是一身。

          若向性中能自見,即是成佛菩提因。

          本從化身生凈性,凈性常在化身中。

          性使化身行正道,當來圓滿真無窮。

          淫性本是凈性因,除淫即是凈性身。

          性中各自離五欲,見性剎那即是真。

          今生若遇頓教門,忽悟自性見世尊。

          若欲修行覓作佛,不知何處擬求真。

          若能心中自見具,有真即是成佛因,

          不見自性外覓佛,起心總是大癡人。

          頓教法門今已留,救度世人須由修。

          報汝當來學道者,不作此見大悠悠。

          師說偈己,告曰:“汝等好住,吾滅度后,莫作世情悲泣雨淚。受人吊問,身著孝服,非吾弟子,亦非正法。但識自本心,見自本性,無動無靜,無生無滅,無去無來,無是無非,無住無往??秩甑刃拿?,不會吾意,今再囑汝,令汝見性。吾滅度后,依此修行,如吾在日。若違吾教,縱吾在世,亦無有益?!睆驼f偈曰:

          兀兀不修善,騰騰不造惡。

          寂寂斷見聞,蕩蕩心元著。

          師說偈己,端坐至三更,忽謂門人曰:“吾行矣!”奄然遷化。于時異香滿室,白虹屬地,林木變白,禽獸哀鳴。十一月,廣韶新三郡官僚,洎門人僧俗,爭迎真身,莫決所之。乃焚香禱曰:“香煙指處,師所歸焉?!睍r香煙直貫曹溪。十一月十三日,遷神龕并所傳衣缽而回。次年七月二十五日出龕,弟子方辯以香泥上之。門人憶念取首之記,遂先以鐵葉漆布,固護師頸入塔。忽于塔內白光出現,直上沖天,三日始散。韶州奏聞,奉敕立碑,紀師道行。師春秋七十有六,年二十四傳衣,三十九祝發,說法利生三十七載。得旨嗣法者四十三人,悟道超凡者美知其數。達摩所傳信衣,中宗賜磨衲寶缽,及方辯塑師真相,并道具等,主塔侍者尸之,永鎮寶林道場。流傳《壇經》,以顯宗旨。興隆三寶,普利群生者。

          (師入塔后,至開元十年,壬戍八月二日夜半,忽聞塔中如拽鐵索聲。眾僧驚起,見一孝子從塔中走出,尋見師頸有傷,具以賊事聞于州縣??h令楊侃、剌史柳無恭得牒切加擒捉。五日,于石角村捕得賊人。送韶州鞠問。云姓張,名凈滿,汝州梁縣人,于洪州開元寺,受新羅僧金大悲錢二十千,令取六祖大師首,歸海東供養。柳守聞狀,未即加刑,乃躬至曹溪,問師上足令韜曰:“如何處斷?”韜曰:“若以國法論,理須誅夷。但以佛教慈悲,冤親平等。況彼求欲供養,罪可恕矣?!绷丶訃@曰:“始知佛門廣大?!彼焐庵?。

          上元元年,肅宗遣使就請師衣缽歸內供養。至永泰元年五月五日,代宗夢見六祖大師請衣缽。七日,敕剌史楊緘云:“朕夢感能禪師請傳衣袈裟卻歸曹溪,今遣鎮國大將軍劉崇景頂戴而送。朕謂之國寶,卿可于本寺如法安置,專令僧眾親承宗旨者嚴加守護,勿令遺墜?!焙蠡驗槿送蹈`,皆不遠而獲,如是者數四。憲宗謐大鑒禪師,塔曰元和靈照。其余事跡,系載唐尚書王維、刺史柳宗元、刺史劉禹錫等碑。

          守塔沙門令韜錄。)

           

          在這最后一段中,六祖一方面對禪宗的法統作了交待,另一方面,可以說再一次重復了《壇經》的要點。禪宗為什么會流傳一千余年,并且長盛不衰,與六祖大師這里的付矚有極大的關系。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五燈會元》和《五燈全書》的目錄,從六祖并始,師師相授,燈燈相續,到清代康熙年間就傳了近四十代,傳到現代約五十余代。禪宗這樣嚴密的傳法譜系,在宗教中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佛教內的其他宗派,法系傳承經常中斷,難以接續,都沒有形成這樣的局面。日本的禪宗也很興盛,他們在宋代于中國接法后,仍然按照中國禪宗的規矩傳法,也奉六祖為祖師。當然,在朝鮮、在越南,禪宗的傳法與日本也是相類似的。

          為什么禪宗有如此之大的凝聚力量,這就不得不歸功于《壇經》,歸功于六祖大師。在古代的中國傳統是穩定而強大的,在傳統中找不到依據或依據不足的宗派或學派,哪怕取得了一時的顯赫,也會很快為人們所淡忘,因為傳統本身就是一種力量和信譽的積聚。六祖大師在這里建立了自己的法統——傳法之統。六代傳法當然確有其事,但六祖更把這個法統上溯到釋迦牟尼佛,使自己有了絕對牢固的依據,而優越于其它宗派。以后,天臺、華嚴、凈土、密宗等也紛紛仿效, 試圖建立自己的法統,但都遠不如禪宗的牢固。如天臺宗在《佛祖統紀》中所作的努力那樣。因為把法統上溯到釋迦佛并不難,難的是在現實的社會中,該宗派是否有能力維系這個法統,歷史表明了在這上面最成功的只有禪宗?!安涣⑽淖?,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禪宗的這一旗幟,在中國佛教徒中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由于其簡捷易行,故易受僧人和士大夫們的尊信和奉行,為自己建立了廣闊的傳布空間。所以,在六祖之后短短百余年間,禪宗不僅承受了唐武宗滅佛運動的打擊,而且迅速形成了五宗競榮的局面,成為中國佛教的主流。當然,對于禪宗的法統,教下各大宗派是有異議的,但卻無力動搖社會的承認,最后也只好隨波逐流了。關于禪宗法統,本身就是一門大學問,在藏經中有不少專著,這里只是提示一下,這個專題,還是留給這方面的專家去討論吧。

          一個宗派的發展和繁榮,僅靠法統是不夠的,它本身還應具有超凡的實踐力量和普遍性。對于這一點,也是其他宗派所不能比擬的。自己就是佛,“自修、自行、自成佛道”,六祖大師歸結的這一總綱,就圓滿地解決了這一問題。六祖在這一段中所闡述的,是整部《壇經》的濃縮,你看:“若識眾生,即是佛性,若不識眾生,萬劫覓佛難逢。吾今教汝識自心眾生,見自心佛性”,“自性若悟,眾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眾生;自性平等,眾生是佛,自性邪險,佛是眾生?!辈徽撘蛞埠?,果也好,六祖把佛與眾生放在平等的地位上,放在每一個人的身上,消除了一切差距。所以,每一個人,只要你發心,只要你按 照六祖的開示去修,去行,你的解脫是沒有問題的。所以你看祖師們,他們是那樣的自信,那樣的灑脫,那樣的自在,為什么呢?他們見到了這個,嘗到了這種無上的法樂,當然是信心百倍了。大家已經知道,在《壇經》中,不論六祖千說萬說,實際上只說了一句話,這就是“但用此心,直了成佛”,什么是如“此心”,就是我們大家人人都有的這個心,對這個心,你不能把它推到一邊,也不能把它推到未來。就是現在你能思、能想、能作、能為的這個心、這個念??!有的人說:“我們現在這個心是凡夫心,怎么能與佛心相比呢?”錯了,若說你心上的那些善惡是非,當然是凡夫,不能與佛的光明相比。但你那個能善能惡,能是能非的作用,恰恰就是佛性,佛在這上面并不比你多個什么。所以六祖說:“汝等心若險曲,即佛在眾生中?!钡?,你若一念返照,直心而往,“一念平直,即是眾生成佛”。對這一段,我建議大家能夠背誦,困為全部《壇經》二萬多字,背完有困難,也沒有必要,這一段僅兩百多字,又好記,背熟了,天天對照著修行,久了必然會得受用。修行是一個整體,《壇經》這一段可以說是主心骨,你在這上面有了受用,你就穩得住了。另外,不要因為禪宗說“不立文字”你就不讀經了,這樣不行,對佛的經論,我們要學,要看。三藏十二部太多了, 你可以選擇一些學學。如《百法明門論》、《大乘五蘊論》、《八識規矩頌》、《三論》和《大智度論》??戳诉@些,你對唯識法相, 對中觀般若的知識就有了基礎。同時,應經常誦讀《金剛經》、《楞伽經》。這兩部經都是禪宗用來印心的,你的修行對不對, 就可以用這兩部經來檢驗。再如《楞嚴經》這部經在歷史上很受中國知識份子的歡迎,對學佛的人幫助很大,應該讀。再如《文殊菩薩所說般若波羅蜜多經》、《維摩話經》,都是極好的。在這些基礎上,再讀《華嚴經》,你的境界就會改觀,就會得到極大的力量。

          禪宗講頓悟,講不立之字,在頓悟這一剎那,的確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的,正如六祖所說是“外無一物而能建立”的。但在悟之前,如果你沒有多少佛教知識,那么你還是要多學點佛教經論,作為自己的資糧。你如果悟了,那更要廣學萬法,一方面驗證自己的悟境,另一方面是廣度眾生,圓滿功德。不能把“不立文字”和佛教經論對立起來,那是“二”,不是“不二”,所以祖師說:“實際理地,不受一塵,萬行門中,不舍一法”??傊?,你不要執著,既不能執著于經論,也不能執著于“不立文字”。要時時刻刻,行住坐臥,在工作中,在生活中做到“無動無靜,無生無滅,無去無來,無是無非,無住無往”,你就可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這里,并不是要你放棄正常的工作,還應把你的本職工作搞得更好。六祖所說的“但識眾生”,就是“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本職工作都搞不好,你“覺”個什么呢?“無動無靜”這一套功夫,就在你全部的工作生活中??!大家一定要明確這點。功夫就在你的喜怒哀樂之中,佛性就在你的七情六欲及種種煩惱之中?!罢娮猿拘?,魔變成佛真無假”。有些人修行,閉門不出,不問世間,看上去貌似清凈,但到紅塵中一來卻過不了關,八風一吹,痛苦就來了,更談不上力量。所以祖師們經常強調世間這個“大冶洪爐”,就是要在其中百煉成鋼,成就無上金剛。我們提出“人間佛教”的道理就在這里。一方面,我們要在煩惱中斷煩惱,在煩惱中證菩提。另一個方面,這個世間不太平,苦難太多了,菩薩要度化眾生,離開了這個世間哪里去找眾生呢?禪宗就是要你在世間鍛煉,要你在煩惱中滾打?!叭粝蛐灾心茏砸?,即是成佛菩提園”,“性中各自離五欲,見性剎那即是真”。六祖處處都在強調這點。所以說學佛學佛,就是要懂得煩惱是怎么回事,你懂了,你就是煩惱的主人,你就得解脫和自由;你不懂,你就是煩惱的奴隸,你就得不到解脫和自由。

          《壇經》我們大致就學到這里。學習結束了,我仍然很感慨,這么好的法,這么偉大的力量,為什么今天留意的不多 呢?《壇經》不僅是中華民族文化的精品,也是世界文化的精品,是全世界的驕傲。我們大家能聚在一起共同學習,的確因緣殊勝。大家回到各自的崗位上,望能繼續學習,有所提高,若其中能有人開悟,則是這次法會的一大喜事了。

          謝謝大家。

           


          Copyright ? 2013 廣東省佛教信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20-81089169 傳真:020-81071159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光孝路109號 郵編:510180
          欧美极品aⅴ影院天天视频|18禁无遮拦无码国产在线播放|欧美一级婬片A片小说|97日日碰人人模人人澡游戏